第九十三章 慧眼识人

下载免费读
槐花剑的遭遇,令吴升感同身受,叹道:“这就难了,别看如今天子垂堂洛邑,但诸侯各国岂有尊崇之心?反是稷下学宫之令,无不凛遵。齐国为何强盛,皆因稷下学宫设于临淄之故,楚国因何能灭虎方,全赖学宫背地支持。得罪了稷下学宫,性命朝夕不保,想要复兴家声,堪比登天。”
  
  槐花剑沮丧道:“那该如何?”
  
  吴升道:“解铃还需系铃人,真想解决问题,莫如直入临淄,至学宫求学问道。”
  
  槐花剑叹道:“听说想入学宫极难……再者,如今已入神隐门,怎么好离开呢?”
  
  吴升精神一振,见四下无人,当即劝道:“神隐门又如何?半年前一盘散沙而已,不过靠了左掌门和麻衣强行拧在一处,我虽至狼山不久,但其中隐秘也有所闻,说实话,若没有别的想法,只打算混混日子,行,留下没问题。但稍有些理想,目光能够放远一些的,便知这神隐门隐患极大……”
  
  “什么隐患?”
  
  “嘿嘿,不可说!总之你我有缘,我送你一句话,你瞧他今日平地起高楼,热热闹闹,大宴宾客,过上几日你再瞧他,指不定就塌了……”
  
  槐花剑忽然出言提醒他:“小心,听他们说,泓水中暗流漩涡很多……”
  
  “哎哟……”吴升果然崴了一脚,却毫不在意,继续策反道:“稷下学宫自然难进,但再难也得进,只此一条,别无他途,所以……哎……宋堂主?”
  
  正说时,旁边的江中礁石上忽然一动,爬起个人来,正是宋堂主,也不知何时藏身于此,和礁石几乎融为一体,就算在身边也难以察觉。
  
  宋镰呵呵笑道:“孙老弟,又见面了。”
  
  吴升简直无语了,这位宋堂主阴魂不散,怎么就藏在了这里?这不是捣乱么?刚才一通策反的言语,也不知他听没听到,心下忐忑不安,嘴里胡乱敷衍:“见过堂主,请恕属下有眼不识……泰山……压顶……”
  
  宋镰却很是欢喜,冲他招手:“孙老弟,来!”
  
  吴升很是郁闷,只得跟着宋镰上了岸。宋堂主的出现,惊动了钟离英等人,几人都快步聚拢过来,等候宋镰发令。
  
  宋镰冲他们摆了摆手:“你们继续巡河,我有些话要和孙老弟说。”
  
  等钟离英他们走远了,向吴升道:“老弟是何时入的狼山?”
  
  吴升忙道:“不到半年。”
  
  宋镰道:“半年?也不少了。神隐门草创,规制未定、上下未清,各处堂口都在整备,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以老弟之才,麻衣护法为何没有荐拔出来?当真令人思之不解!”
  
  这是什么意思?这刚打了几个照面,你就看出我是人才了?吴升眨了眨眼,谨慎回话:“属下资质鲁钝,在狼山同道中平平无奇……”
  
  宋镰摆手打断:“孙老弟过谦了,适才孙老弟所言,乃经验之谈,足见孙老弟于庶务上极有心得。大争之势,人才难得,诸侯各国莫不以高官显职相求,宋某不才,深以为然。我等修行之士,修为自是重要,但修为精深之辈易得,庶务历练之士难求,如老弟这般放眼天下者更是少有。说句实话,若只是修为高绝,可为护法,却不可出掌一堂一舵,否则宗门便有倾覆之忧。”
槐花剑的遭遇令吴升感同身受叹道这就难了别看如今天子垂堂洛邑但诸侯各国岂有尊崇之心反是稷下学宫之令无不凛遵齐国为何强盛皆因稷下学宫设于临淄之故楚国因何能灭虎方全赖学宫背地支持得罪了稷下学宫性命朝夕不保想要复兴家声堪比登天槐花剑沮丧道那该如何吴升道解铃还需系铃人真想解决问题莫如直入临淄至学宫求学问道槐花剑叹道听说想入学宫极难再者如今已入神隐门怎么好离开呢吴升精神一振见四下无人当即劝道神隐门又如何半年前一盘散沙而已不过靠了左掌门和麻衣强行拧在一处我虽至狼山不久但其中隐秘也有所闻说实话若没有别的想法只打算混混日子行留下没问题但稍有些理想目光能够放远一些的便知这神隐门隐患极大什么隐患嘿嘿不可说总之你我有缘我送你一句话你瞧他今日平地起高楼热热闹闹大宴宾客过上几日你再瞧他指不定就塌了槐花剑忽然出言提醒他小心听他们说泓水中暗流漩涡很多哎哟吴升果然崴了一脚却毫不在意继续策反道稷下学宫自然难进但再难也得进只此一条别无他途所以哎宋堂主正说时旁边的江中礁石上忽然一动爬起个人来正是宋堂主也不知何时藏身于此和礁石几乎融为一体就算在身边也难以察觉宋镰呵呵笑道孙老弟又见面了吴升简直无语了这位宋堂主阴魂不散怎么就藏在了这里这不是捣乱么刚才一通策反的言语也不知他听没听到心下忐忑不安嘴里胡乱敷衍见过堂主请恕属下有眼不识泰山压顶宋镰却很是欢喜冲他招手孙老弟来吴升很是郁闷只得跟着宋镰上了岸宋堂主的出现惊动了钟离英等人几人都快步聚拢过来等候宋镰发令宋镰冲他们摆了摆手你们继续巡河我有些话要和孙老弟说等钟离英他们走远了向吴升道老弟是何时入的狼山吴升忙道不到半年宋镰道半年也不少了神隐门草创规制未定上下未清各处堂口都在整备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以老弟之才麻衣护法为何没有荐拔出来当真令人思之不解这是什么意思这刚打了几个照面你就看出我是人才了吴升眨了眨眼谨慎回话属下资质鲁钝在狼山同道中平平无奇宋镰摆手打断孙老弟过谦了适才孙老弟所言乃经验之谈足见孙老弟于庶务上极有心得大争之势人才难得诸侯各国莫不以高官显职相求宋某不才深以为然我等修行之士修为自是重要但修为精深之辈易得庶务历练之士难求如老弟这般放眼天下者更是少有说句实话若只是修为高绝可为护法却不可出掌一堂一舵否则宗门便有倾覆之忧槐花剑遭遇令吴升感同身受叹道:“就难别看如今天子垂堂洛邑但诸侯各国岂有尊崇之心?反稷下学宫之令无凛遵。齐国为何强盛皆因稷下学宫设于临淄之故楚国因何能灭虎方全赖学宫背地支持。得罪稷下学宫性命朝夕保想要复兴家声堪比登天。”
  
  槐花剑沮丧道:“那该如何?”
  
  吴升道:“解铃还需系铃真想解决问题莫如直入临淄至学宫求学问道。”
  
  槐花剑叹道:“听说想入学宫极难……再者如今已入神隐门怎么离开呢?”
  
  吴升精神振见四下无当即劝道:“神隐门又如何?半年前盘散沙而已过靠左掌门和麻衣强行拧在处虽至狼山久但其中隐秘也有所闻说实话若没有别想法只打算混混日子行留下没问题。但稍有些理想目光能够放远些便知神隐门隐患极大……”
  
  “什么隐患?”
  
  “嘿嘿可说!总之有缘送句话瞧今日平地起高楼热热闹闹大宴宾客过上几日再瞧指定就塌……”
  
  槐花剑忽然出言提醒:“小心听们说泓水中暗流漩涡很多……”
  
  “哎哟……”吴升果然崴脚却毫在意继续策反道:“稷下学宫自然难进但再难也得进只此条别无途所以……哎……宋堂主?”
  
  正说时旁边江中礁石上忽然动爬起来正宋堂主也知何时藏身于此和礁石几乎融为体就算在身边也难以察觉。
  
  宋镰呵呵笑道:“孙老弟又见面。”
  
  吴升简直无语位宋堂主阴魂散怎么就藏在里?捣乱么?刚才通策反言语也知听没听到心下忐忑安嘴里胡乱敷衍:“见过堂主请恕属下有眼识……泰山……压顶……”
  
  宋镰却很欢喜冲招手:“孙老弟来!”
  
  吴升很郁闷只得跟着宋镰上岸。宋堂主出现惊动钟离英等几都快步聚拢过来等候宋镰发令。
  
  宋镰冲们摆摆手:“们继续巡河有些话要和孙老弟说。”
  
  等钟离英们走远向吴升道:“老弟何时入狼山?”
  
  吴升忙道:“到半年。”
  
  宋镰道:“半年?也少。神隐门草创规制未定、上下未清各处堂口都在整备正需要才时候以老弟之才麻衣护法为何没有荐拔出来?当真令思之解!”
  
  什么意思?刚打几照面就看出才?吴升眨眨眼谨慎回话:“属下资质鲁钝在狼山同道中平平无奇……”
  
  宋镰摆手打断:“孙老弟过谦适才孙老弟所言乃经验之谈足见孙老弟于庶务上极有心得。大争之势才难得诸侯各国莫以高官显职相求宋某才深以为然。等修行之士修为自重要但修为精深之辈易得庶务历练之士难求如老弟般放眼天下者更少有。说句实话若只修为高绝可为护法却可出掌堂舵否则宗门便有倾覆之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