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留暗号者

下载免费读
第19章留暗号者
  
  前往编辑部的路上,高远回想了一下这个第一阶段的任务,是要求解开杂志封面上的暗号,并尽快找到留下这些暗号数字的人是谁。
  
  现在暗号已经解开了,那么找到谁留下的暗号,只要去问问编辑部的人就应该能够知道。那自己感觉哪里不对呢?
  
  就暗号内容来看,应该是想让人帮忙找亲人。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发布信息的人直接发表信息更加明确的文字找人帮忙就好了,或者也可以直接委托私家侦探开展调查,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在杂志封面上留暗号呢?
  
  难不成留下暗号的人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想要找亲人?至少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大费周章的留下暗号等待有人来破解?
  
  可如果是这样,只要私下委托个私家侦探就好了啊,还是说留暗号的人连找侦探的机会也没有?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去编辑部真的能问出结果吗?
  
  也不对,这暗号要印在封面上,必然要经过编辑部的审核,编辑肯定是知道是谁要求在封面上印上这个涂鸦的。
  
  既然留暗号的人能做到这些,没道理不能去请私家侦探——换个方面考虑,是不是这个人只能做到这点,而无法做更多?
  
  而且自己的挑战任务可是“富豪的焦虑“,到目前为止富豪在哪呢?
  
  “说起来,这个人为什么要留暗号而不是直接发广告呢?”
  
  服部说出了高远正在思考的问题。
  
  “哎?这应该算是考验一类的吧?”
  
  和叶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是我想请人帮忙也的看看那个人也没有能力帮到忙啊?”
  
  “这一点我当然想到了,可是如果仅仅只是帮忙寻找不见的亲人的话,直接找警察会更简单吧。”
  
  服部说道。
  
  “换句话说,对方找亲人的理由可能没法在警方那里立案?”
  
  提出了这样的疑惑,服部开始了深思。
  
  “可是如果上亲人不见的话,警察没理由会不立案的。”
  
  和叶反驳道。
  
  “那会不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对方要找的是一个可能存在的亲人?”
  
  高远听着他两的对话,扩展了思路。
  
  “比如你小时候爸妈跟你说你其实有个哥哥,但你从来没见过,等你长大后父母也去世了,你忽然想起父母说过的你还有个哥哥的话,于是一时兴起想找到他。”
  
  “如果是类似这样的情况的话,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对方不选择报警。可是依旧没法解释为什么会选择在杂志封面留下这个暗号,而不直接写出委托?”
第章留暗号者前往编辑部的路上高远回想了一下这个第一阶段的任务是要求解开杂志封面上的暗号并尽快找到留下这些暗号数字的人是谁现在暗号已经解开了那么找到谁留下的暗号只要去问问编辑部的人就应该能够知道那自己感觉哪里不对呢就暗号内容来看应该是想让人帮忙找亲人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发布信息的人直接发表信息更加明确的文字找人帮忙就好了或者也可以直接委托私家侦探开展调查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在杂志封面上留暗号呢难不成留下暗号的人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想要找亲人至少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大费周章的留下暗号等待有人来破解可如果是这样只要私下委托个私家侦探就好了啊还是说留暗号的人连找侦探的机会也没有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去编辑部真的能问出结果吗也不对这暗号要印在封面上必然要经过编辑部的审核编辑肯定是知道是谁要求在封面上印上这个涂鸦的既然留暗号的人能做到这些没道理不能去请私家侦探换个方面考虑是不是这个人只能做到这点而无法做更多而且自己的挑战任务可是富豪的焦虑到目前为止富豪在哪呢说起来这个人为什么要留暗号而不是直接发广告呢服部说出了高远正在思考的问题哎这应该算是考验一类的吧和叶有些不明所以如果是我想请人帮忙也的看看那个人也没有能力帮到忙啊这一点我当然想到了可是如果仅仅只是帮忙寻找不见的亲人的话直接找警察会更简单吧服部说道换句话说对方找亲人的理由可能没法在警方那里立案提出了这样的疑惑服部开始了深思可是如果上亲人不见的话警察没理由会不立案的和叶反驳道那会不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对方要找的是一个可能存在的亲人高远听着他两的对话扩展了思路比如你小时候爸妈跟你说你其实有个哥哥但你从来没见过等你长大后父母也去世了你忽然想起父母说过的你还有个哥哥的话于是一时兴起想找到他如果是类似这样的情况的话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对方不选择报警可是依旧没法解释为什么会选择在杂志封面留下这个暗号而不直接写出委托服部补充起来对啊直接写的话说不定还能收获不少别人提供的线索的呢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麻烦让人看不出来和叶不解道也许就是想让人看不出来也说不定服部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像被歹徒软禁起来的人想向外传递消息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写出自己的遭遇以防止被歹徒发现或许留暗含那人也是这种类似的状况那么这个留暗号的人是在提防谁啊和叶问道编辑听到这里高远跟服部突然异口同声的说出了答案因为那个人知道要是被编辑发现了他的意图他这个信息就发不出去了第19章留暗号者
  
  前往编辑部的路上,高远回想了一下这个第一阶段的任务,是要求解开杂志封面上的暗号,并尽快找到留下这些暗号数字的人是谁。
  
  现在暗号已经解开了,那么找到谁留下的暗号,只要去问问编辑部的人就应该能够知道。那自己感觉哪里不对呢?
  
  就暗号内容来看,应该是想让人帮忙找亲人。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发布信息的人直接发表信息更加明确的文字找人帮忙就好了,或者也可以直接委托私家侦探开展调查,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在杂志封面上留暗号呢?
  
  难不成留下暗号的人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想要找亲人?至少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大费周章的留下暗号等待有人来破解?
  
  可如果是这样,只要私下委托个私家侦探就好了啊,还是说留暗号的人连找侦探的机会也没有?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去编辑部真的能问出结果吗?
  
  也不对,这暗号要印在封面上,必然要经过编辑部的审核,编辑肯定是知道是谁要求在封面上印上这个涂鸦的。
  
  既然留暗号的人能做到这些,没道理不能去请私家侦探——换个方面考虑,是不是这个人只能做到这点,而无法做更多?
  
  而且自己的挑战任务可是“富豪的焦虑“,到目前为止富豪在哪呢?
  
  “说起来,这个人为什么要留暗号而不是直接发广告呢?”
  
  服部说出了高远正在思考的问题。
  
  “哎?这应该算是考验一类的吧?”
  
  和叶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是我想请人帮忙也的看看那个人也没有能力帮到忙啊?”
  
  “这一点我当然想到了,可是如果仅仅只是帮忙寻找不见的亲人的话,直接找警察会更简单吧。”
  
  服部说道。
  
  “换句话说,对方找亲人的理由可能没法在警方那里立案?”
  
  提出了这样的疑惑,服部开始了深思。
  
  “可是如果上亲人不见的话,警察没理由会不立案的。”
  
  和叶反驳道。
  
  “那会不会是这样一种情况,对方要找的是一个可能存在的亲人?”
  
  高远听着他两的对话,扩展了思路。
  
  “比如你小时候爸妈跟你说你其实有个哥哥,但你从来没见过,等你长大后父母也去世了,你忽然想起父母说过的你还有个哥哥的话,于是一时兴起想找到他。”
  
  “如果是类似这样的情况的话,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对方不选择报警。可是依旧没法解释为什么会选择在杂志封面留下这个暗号,而不直接写出委托?”
  
  服部补充起来。
  
  “对啊,直接写的话说不定还能收获不少别人提供的线索的呢,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麻烦,让人看不出来。”
  
  和叶不解道。
  
  “也许就是想让人看不出来也说不定。”
  
  服部忽然想到了什么。
  
  “就像被歹徒软禁起来的人想向外传递消息,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写出自己的遭遇,以防止被歹徒发现。或许留暗含那人也是这种类似的状况。”
  
  “那么这个留暗号的人是在提防谁啊?”
  
  和叶问道。
  
  “编辑!”
  
  听到这里,高远跟服部突然异口同声的说出了答案。
  
  “因为那个人知道,要是被编辑发现了他的意图,他这个信息就发不出去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