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都是垃圾!

下载免费读
第4章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都是垃圾!
  
  正前方的圈椅上,穿着常服的炎帝见到王安走来,阴沉的脸才缓下来。
  
  虽然王安昨日已经答应参加遴选,早上又派了李元海过去,但他还是担心,王安会像以前一样,撒泼打滚避开考核。
  
  还好,这小混蛋在开考之前,及时赶到了。
  
  “儿臣见过父皇!”
  
  王安停步,作揖行礼。
  
  “落座吧!”
  
  炎帝面无表情地指着前方的一张案几。
  
  王安道了一声是,便昂首挺胸、迈着不可一世的步伐,走到矮几后坐下。
  
  “咔嚓……”
  
  突然,一声清脆的啃水果的声音响起。
  
  与此刻寂静的大殿相比,显得格外突兀。
  
  “……”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王安岔开腿坐在垫子上,右腿一抖一抖,正旁若无人地啃着一个桃子。
  
  群臣尽皆皱眉。
  
  勋贵子弟暗暗耻笑,对其不无鄙视。
  
  炎帝则抽了抽眼角,心中有一万头草原神兽狂奔而过。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皇帝亲临,群臣坐镇,如此庄严肃穆的抡才大典,身为太子,不思以身作则,甘为表率,居然……居然……
  
  炎帝胸口疼得厉害,忍不住大声呵斥:“太子,你没吃早饭吗!”
  
  王安不紧不慢地又啃了一口桃子,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点点头:“对啊,父皇英明!”
  
  “……”
  
  炎帝的胸口更疼了,张着嘴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太子殿下既然没吃早饭,又有伤在身,这种场合,还是别参加了吧。”
  
  这一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当即发难,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穿着紫色锦衣的青年。
  
  见王安望来,还恭敬的行了一礼,嘴角含笑:“免得殿下憔悴心力,病上加病。”
  
  王安双眼微眯,眼前青年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脑海中。
第章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都是垃圾正前方的圈椅上穿着常服的炎帝见到王安走来阴沉的脸才缓下来虽然王安昨日已经答应参加遴选早上又派了李元海过去但他还是担心王安会像以前一样撒泼打滚避开考核还好这小混蛋在开考之前及时赶到了儿臣见过父皇王安停步作揖行礼落座吧炎帝面无表情地指着前方的一张案几王安道了一声是便昂首挺胸迈着不可一世的步伐走到矮几后坐下咔嚓突然一声清脆的啃水果的声音响起与此刻寂静的大殿相比显得格外突兀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王安岔开腿坐在垫子上右腿一抖一抖正旁若无人地啃着一个桃子群臣尽皆皱眉勋贵子弟暗暗耻笑对其不无鄙视炎帝则抽了抽眼角心中有一万头草原神兽狂奔而过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皇帝亲临群臣坐镇如此庄严肃穆的抡才大典身为太子不思以身作则甘为表率居然居然炎帝胸口疼得厉害忍不住大声呵斥太子你没吃早饭吗王安不紧不慢地又啃了一口桃子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点点头对啊父皇英明炎帝的胸口更疼了张着嘴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太子殿下既然没吃早饭又有伤在身这种场合还是别参加了吧这一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当即发难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穿着紫色锦衣的青年见王安望来还恭敬的行了一礼嘴角含笑免得殿下憔悴心力病上加病王安双眼微眯眼前青年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脑海中张澜六皇子恵王的表哥张贤妃的侄子荣国公的孙子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难怪说话这么嚣张呢只是在老子面前装比你妈妈从小没教过你思想品德吗闭嘴怎么和殿下说话呢然而王安正想说话却被一道温和的训斥声打断了扭头一看只见张澜身边正坐着一个温润尔雅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少年的模样与王安有几分相似嘴角泛着和煦的笑容见到他同样礼貌地行了太子莫怪张澜素来心直口快若有得罪之处本王替他向殿下道歉了还请殿下别和他一般计较六皇子王睿这可是头号敌人呐王安眼底的锐利一闪而过随即舔了舔嘴角玩味一笑皇兄说笑了孤怎么可能会不跟他计较呢他将手中的桃子丢掉摊开手本宫不吃早饭只是觉得自己水平太高想给你们一个公平较量的机会既然有人不识好人心那好本宫摊牌了不装了他目光扫了一圈气势拔高除了父皇外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猪猪侠老子是谁我可是大炎朝百年来最纨绔的太子第4章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都是垃圾!
  
  正前方的圈椅上,穿着常服的炎帝见到王安走来,阴沉的脸才缓下来。
  
  虽然王安昨日已经答应参加遴选,早上又派了李元海过去,但他还是担心,王安会像以前一样,撒泼打滚避开考核。
  
  还好,这小混蛋在开考之前,及时赶到了。
  
  “儿臣见过父皇!”
  
  王安停步,作揖行礼。
  
  “落座吧!”
  
  炎帝面无表情地指着前方的一张案几。
  
  王安道了一声是,便昂首挺胸、迈着不可一世的步伐,走到矮几后坐下。
  
  “咔嚓……”
  
  突然,一声清脆的啃水果的声音响起。
  
  与此刻寂静的大殿相比,显得格外突兀。
  
  “……”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王安岔开腿坐在垫子上,右腿一抖一抖,正旁若无人地啃着一个桃子。
  
  群臣尽皆皱眉。
  
  勋贵子弟暗暗耻笑,对其不无鄙视。
  
  炎帝则抽了抽眼角,心中有一万头草原神兽狂奔而过。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皇帝亲临,群臣坐镇,如此庄严肃穆的抡才大典,身为太子,不思以身作则,甘为表率,居然……居然……
  
  炎帝胸口疼得厉害,忍不住大声呵斥:“太子,你没吃早饭吗!”
  
  王安不紧不慢地又啃了一口桃子,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点点头:“对啊,父皇英明!”
  
  “……”
  
  炎帝的胸口更疼了,张着嘴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太子殿下既然没吃早饭,又有伤在身,这种场合,还是别参加了吧。”
  
  这一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当即发难,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穿着紫色锦衣的青年。
  
  见王安望来,还恭敬的行了一礼,嘴角含笑:“免得殿下憔悴心力,病上加病。”
  
  王安双眼微眯,眼前青年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脑海中。
  
  张澜,六皇子恵王的表哥,张贤妃的侄子,荣国公的孙子。
  
  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
  
  难怪说话这么嚣张呢!
  
  只是……
  
  在老子面前装比,你妈妈从小没教过你思想品德吗?
  
  “闭嘴,怎么和殿下说话呢?”
  
  然而,王安正想说话,却被一道温和的训斥声打断了。
  
  扭头一看,只见张澜身边,正坐着一个温润尔雅,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
  
  少年的模样与王安有几分相似,嘴角泛着和煦的笑容,见到他同样礼貌地行了:
  
  “太子莫怪,张澜素来心直口快,若有得罪之处,本王替他向殿下道歉了。还请殿下别和他一般计较。”
  
  六皇子,王睿!
  
  这可是头号敌人呐!
  
  王安眼底的锐利一闪而过,随即舔了舔嘴角,玩味一笑。
  
  “皇兄说笑了,孤怎么可能会……不跟他计较呢!”
  
  他将手中的桃子丢掉,摊开手:“本宫不吃早饭,只是觉得自己水平太高,想给你们一个公平较量的机会……既然有人不识好人心,那好,本宫摊牌了,不装了……”
  
  他目光扫了一圈,气势拔高:“除了父皇外,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猪猪侠。
  
  老子是谁?
  
  我可是大炎朝百年来,最纨绔的太子。
  
第4章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都是垃圾!
  
  正前方的圈椅上,穿着常服的炎帝见到王安走来,阴沉的脸才缓下来。
  
  虽然王安昨日已经答应参加遴选,早上又派了李元海过去,但他还是担心,王安会像以前一样,撒泼打滚避开考核。
  
  还好,这小混蛋在开考之前,及时赶到了。
  
  “儿臣见过父皇!”
  
  王安停步,作揖行礼。
  
  “落座吧!”
  
  炎帝面无表情地指着前方的一张案几。
  
  王安道了一声是,便昂首挺胸、迈着不可一世的步伐,走到矮几后坐下。
  
  “咔嚓……”
  
  突然,一声清脆的啃水果的声音响起。
  
  与此刻寂静的大殿相比,显得格外突兀。
  
  “……”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王安岔开腿坐在垫子上,右腿一抖一抖,正旁若无人地啃着一个桃子。
  
  群臣尽皆皱眉。
  
  勋贵子弟暗暗耻笑,对其不无鄙视。
  
  炎帝则抽了抽眼角,心中有一万头草原神兽狂奔而过。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皇帝亲临,群臣坐镇,如此庄严肃穆的抡才大典,身为太子,不思以身作则,甘为表率,居然……居然……
  
  炎帝胸口疼得厉害,忍不住大声呵斥:“太子,你没吃早饭吗!”
  
  王安不紧不慢地又啃了一口桃子,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点点头:“对啊,父皇英明!”
  
  “……”
  
  炎帝的胸口更疼了,张着嘴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太子殿下既然没吃早饭,又有伤在身,这种场合,还是别参加了吧。”
  
  这一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当即发难,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穿着紫色锦衣的青年。
  
  见王安望来,还恭敬的行了一礼,嘴角含笑:“免得殿下憔悴心力,病上加病。”
  
  王安双眼微眯,眼前青年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脑海中。
  
  张澜,六皇子恵王的表哥,张贤妃的侄子,荣国公的孙子。
  
  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
  
  难怪说话这么嚣张呢!
  
  只是……
  
  在老子面前装比,你妈妈从小没教过你思想品德吗?
  
  “闭嘴,怎么和殿下说话呢?”
  
  然而,王安正想说话,却被一道温和的训斥声打断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