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出门抓一抓,魁首带回家!

下载免费读
第3章出门抓一抓,魁首带回家!
  
  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丝狐疑。
  
  不对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接受了?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
  
  虽然这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说话大点声都不敢,可一旦听到要考试,哪次不得硬着头皮向他求饶?
  
  可这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几个字:“皇儿,你不会是……脑子也摔坏了吧?”
  
  炎帝记得,王安当初是被人从马背上射下来。
  
  若是摔坏了脑子,好像也挺正常?
  
  想到这,不由悲从中来。
  
  老天爷,我王祯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要这么惩罚我的儿子?
  
  有什么报复你冲我来啊!
  
  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却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样子:
  
  “回父皇,儿臣脑子没坏,儿臣只是想到,父皇为了此事,一定没少受群臣非议,所以……儿臣一定要为父皇争口气,保住我皇家颜面!”
  
  这并不奇怪,虽说前任是个行事肆无忌惮的大纨绔,但对于自己的老爹,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
  
  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这副乖巧模样。
  
  只是,炎帝却震惊了。
  
  这家儿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书本都读不顺一句完整的话。
  
  可如今,竟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来?!
  
  这让炎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自家的儿子,肯定脑子摔坏了,也就是俗称的脑残。
  
  不过,脑残好啊!
  
  和他往日不学无术,愚不可及的表现比起来,如今虽然脑残,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了。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赞道:“好!不愧是朕的儿子,就是有志气!”
  
  顿了顿:“朕答应你,若你能夺得头筹,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竭尽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赶紧打蛇随棍上。
  
  皇帝的许诺,可是意义非凡,对于自己将来的发财大计,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你。”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的样子,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
  
  “明日就是大典,时间有限,皇儿好生准备一下,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将你脑残……咳咳……醒来的消息,告诉你母后。”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的……我还没说代我向母后问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
  
  “殿下……”
  
  就在这时,门外小心翼翼进来一道身影。
  
  这是前任还算信任的两个下人之一,侍读太监郑淳。另一个则是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郑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声,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
  
  “呜呜……太子殿下,你总算醒了,奴婢还以为……还以为……”
  
  “滚!本宫还没死呢,号丧啊!”
  
  王安顿时脸就黑了,要不是没有力气,他非得一脚将这混蛋踹下去不可。
  
  “殿下息怒,奴婢这是高兴,呵呵……高兴!”郑淳抹了把鼻涕,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他唇上残留的鼻涕,忍不住一阵厌恶,摆了摆手:
  
  “行了,本宫没事!彩月,去给本宫收集一下,恵王以前的诗词文章,本宫要用!”
  
  恵王也就是六皇子,素有才名,号称京城第一才子。
  
  明日抡才大典,最强的对手就是他。
  
  彩月应了一声,匆匆转身出门。
  
  半个时辰后,恵王发表过的诗稿,全部到了王安的手上。
  
  “就这……”
  
  王安随意挑选几篇看了,便丢到一边。
  
  水平倒还可以,只是斧凿的痕迹太重,和前世他读过的那些名篇想比,有如云泥之别。
  
  不知道前世那些诗词大贤,知道自己用他们的大作,吊打恵王,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大骂自己杀鸡用牛刀?
  
  跳就跳吧,难道他们还能穿越时空不成?
  
  王安打了个哈欠,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一阵疲倦袭来,直接倒头就睡。
  
  长夜漫漫,独自安眠,钢铁直男睡觉的习惯,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次日一早,天刚亮不久,炎帝就派了太监总管李元海来东宫,奉旨让王安起床。
  
  对于这家这个儿子,炎帝是清楚的。
  
  如果没有人督促,他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哪还怎么参加抡才大典?
  
  可李元海到了寝宫一看,顿时傻了眼。
第章出门抓一抓魁首带回家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丝狐疑不对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接受了自家儿子自家知道虽然这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说话大点声都不敢可一旦听到要考试哪次不得硬着头皮向他求饶可这次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几个字皇儿你不会是脑子也摔坏了吧炎帝记得王安当初是被人从马背上射下来若是摔坏了脑子好像也挺正常想到这不由悲从中来老天爷我王祯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要这么惩罚我的儿子有什么报复你冲我来啊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却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样子回父皇儿臣脑子没坏儿臣只是想到父皇为了此事一定没少受群臣非议所以儿臣一定要为父皇争口气保住我皇家颜面这并不奇怪虽说前任是个行事肆无忌惮的大纨绔但对于自己的老爹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这副乖巧模样只是炎帝却震惊了这家儿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书本都读不顺一句完整的话可如今竟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来这让炎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自家的儿子肯定脑子摔坏了也就是俗称的脑残不过脑残好啊和他往日不学无术愚不可及的表现比起来如今虽然脑残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了这算不算因祸得福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赞道好不愧是朕的儿子就是有志气顿了顿朕答应你若你能夺得头筹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多谢父皇儿臣一定竭尽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王安大喜赶紧打蛇随棍上皇帝的许诺可是意义非凡对于自己将来的发财大计大有裨益嗯朕相信你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的样子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明日就是大典时间有限皇儿好生准备一下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将你脑残咳咳醒来的消息告诉你母后说完便离开了房间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的我还没说代我向母后问安呢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殿下就在这时门外小心翼翼进来一道身影这是前任还算信任的两个下人之一侍读太监郑淳另一个则是婢女彩月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郑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声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呜呜太子殿下你总算醒了奴婢还以为还以为滚本宫还没死呢号丧啊王安顿时脸就黑了要不是没有力气他非得一脚将这混蛋踹下去不可殿下息怒奴婢这是高兴呵呵高兴郑淳抹了把鼻涕又哭又笑王安看到他唇上残留的鼻涕忍不住一阵厌恶摆了摆手行了本宫没事彩月去给本宫收集一下恵王以前的诗词文章本宫要用恵王也就是六皇子素有才名号称京城第一才子明日抡才大典最强的对手就是他彩月应了一声匆匆转身出门半个时辰后恵王发表过的诗稿全部到了王安的手上就这王安随意挑选几篇看了便丢到一边水平倒还可以只是斧凿的痕迹太重和前世他读过的那些名篇想比有如云泥之别不知道前世那些诗词大贤知道自己用他们的大作吊打恵王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大骂自己杀鸡用牛刀跳就跳吧难道他们还能穿越时空不成王安打了个哈欠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一阵疲倦袭来直接倒头就睡长夜漫漫独自安眠钢铁直男睡觉的习惯就是这么朴实无华次日一早天刚亮不久炎帝就派了太监总管李元海来东宫奉旨让王安起床对于这家这个儿子炎帝是清楚的如果没有人督促他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哪还怎么参加抡才大典可李元海到了寝宫一看顿时傻了眼第3章出门抓抓魁首带回家!
  
  听到儿子样回答炎帝怔怔心中掀起丝狐疑。
  
  对啊怎么么轻易就接受?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
  
  虽然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说话大点声都敢可旦听到要考试哪次得硬着头皮向求饶?
  
  可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几字:“皇儿会……脑子也摔坏?”
  
  炎帝记得王安当初被从马背上射下来。
  
  若摔坏脑子像也挺正常?
  
  想到由悲从中来。
  
  老天爷王祯造什么孽啊要么惩罚儿子?
  
  有什么报复冲来啊!
  
  王安眼角抽抽面上却作出副乖巧恭敬样子:
  
  “回父皇儿臣脑子没坏儿臣只想到父皇为此事定没少受群臣非议所以……儿臣定要为父皇争口气保住皇家颜面!”
  
  并奇怪虽说前任行事肆无忌惮大纨绔但对于自己老爹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
  
  所以在炎帝面前向都副乖巧模样。
  
  只炎帝却震惊。
  
  家儿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书本都读顺句完整话。
  
  可如今竟能说出么有条理话来?!
  
  让炎帝更加坚定自己猜测。
  
  自家儿子肯定脑子摔坏也就俗称脑残。
  
  过脑残啊!
  
  和往日学无术愚可及表现比起来如今虽然脑残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
  
  算算因祸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住赞道:“!愧朕儿子就有志气!”
  
  顿顿:“朕答应若能夺得头筹可以无条件答应件事。”
  
  “多谢父皇儿臣定竭尽全力必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赶紧打蛇随棍上。
  
  皇帝许诺可意义非凡对于自己将来发财大计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样子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
  
  “明日就大典时间有限皇儿生准备下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将脑残……咳咳……醒来消息告诉母后。”
  
  说完便离开房间。
  
  “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还没说代向母后问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背影禁嘀咕句。
  
  “殿下……”
  
  就在时门外小心翼翼进来道身影。
  
  前任还算信任两下之侍读太监郑淳。另则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郑淳肩膀抽抽忽然“哇”声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泪糊身。
  
  “呜呜……太子殿下总算醒奴婢还以为……还以为……”
  
  “滚!本宫还没死呢号丧啊!”
  
  王安顿时脸就黑要没有力气非得脚将混蛋踹下去可。
  
  “殿下息怒奴婢高兴呵呵……高兴!”郑淳抹把鼻涕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唇上残留鼻涕忍住阵厌恶摆摆手:
  
  “行本宫没事!彩月去给本宫收集下恵王以前诗词文章本宫要用!”
  
  恵王也就六皇子素有才名号称京城第才子。
  
  明日抡才大典最强对手就。
  
  彩月应声匆匆转身出门。
  
  半时辰后恵王发表过诗稿全部到王安手上。
  
  “就……”
  
  王安随意挑选几篇看便丢到边。
  
  水平倒还可以只斧凿痕迹太重和前世读过那些名篇想比有如云泥之别。
  
  知道前世那些诗词大贤知道自己用们大作吊打恵王会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大骂自己杀鸡用牛刀?
  
  跳就跳难道们还能穿越时空成?
  
  王安打哈欠才发现天已经快黑阵疲倦袭来直接倒头就睡。
  
  长夜漫漫独自安眠钢铁直男睡觉习惯就么朴实无华……
  
  次日早天刚亮久炎帝就派太监总管李元海来东宫奉旨让王安起床。
  
  对于家儿子炎帝清楚。
  
  如果没有督促能觉睡到日上三竿哪还怎么参加抡才大典?
  
  可李元海到寝宫看顿时傻眼。
第3章出门抓一抓,魁首带回家!
  
  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丝狐疑。
  
  不对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接受了?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
  
  虽然这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说话大点声都不敢,可一旦听到要考试,哪次不得硬着头皮向他求饶?
  
  可这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几个字:“皇儿,你不会是……脑子也摔坏了吧?”
  
  炎帝记得,王安当初是被人从马背上射下来。
  
  若是摔坏了脑子,好像也挺正常?
  
  想到这,不由悲从中来。
  
  老天爷,我王祯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要这么惩罚我的儿子?
  
  有什么报复你冲我来啊!
  
  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却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样子:
  
  “回父皇,儿臣脑子没坏,儿臣只是想到,父皇为了此事,一定没少受群臣非议,所以……儿臣一定要为父皇争口气,保住我皇家颜面!”
  
  这并不奇怪,虽说前任是个行事肆无忌惮的大纨绔,但对于自己的老爹,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
  
  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这副乖巧模样。
  
  只是,炎帝却震惊了。
  
  这家儿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书本都读不顺一句完整的话。
  
  可如今,竟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来?!
  
  这让炎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自家的儿子,肯定脑子摔坏了,也就是俗称的脑残。
  
  不过,脑残好啊!
  
  和他往日不学无术,愚不可及的表现比起来,如今虽然脑残,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了。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赞道:“好!不愧是朕的儿子,就是有志气!”
  
  顿了顿:“朕答应你,若你能夺得头筹,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竭尽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赶紧打蛇随棍上。
  
  皇帝的许诺,可是意义非凡,对于自己将来的发财大计,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你。”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的样子,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
  
  “明日就是大典,时间有限,皇儿好生准备一下,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将你脑残……咳咳……醒来的消息,告诉你母后。”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的……我还没说代我向母后问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
  
  “殿下……”
  
  就在这时,门外小心翼翼进来一道身影。
  
  这是前任还算信任的两个下人之一,侍读太监郑淳。另一个则是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郑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声,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
  
  “呜呜……太子殿下,你总算醒了,奴婢还以为……还以为……”
第3章出门抓吗抓吗魁首带回家!
  
  听到儿子吗样吗回答吗炎帝怔吗怔吗心中掀起吗丝狐疑。
  
  吗对啊吗怎么吗么轻易就接受吗?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
  
  虽然吗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吗说话大点声都吗敢吗可吗旦听到要考试吗哪次吗得硬着头皮向吗求饶?
  
  可吗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吗半天才吐出几吗字:“皇儿吗吗吗会吗……脑子也摔坏吗吗?”
  
  炎帝记得吗王安当初吗被吗从马背上射下来。
  
  若吗摔坏吗脑子吗吗像也挺正常?
  
  想到吗吗吗由悲从中来。
  
  老天爷吗吗王祯吗吗造吗什么孽啊吗吗要吗么惩罚吗吗儿子?
  
  有什么报复吗冲吗来啊!
  
  王安眼角抽吗抽吗面上却作出吗副乖巧恭敬吗样子:
  
  “回父皇吗儿臣脑子没坏吗儿臣只吗想到吗父皇为吗此事吗吗定没少受群臣非议吗所以……儿臣吗定要为父皇争口气吗保住吗皇家颜面!”
  
  吗并吗奇怪吗虽说前任吗吗行事肆无忌惮吗大纨绔吗但对于自己吗老爹吗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
  
  所以吗在炎帝面前吗吗吗向都吗吗副乖巧模样。
  
  只吗吗炎帝却震惊吗。
  
  吗家儿子吗平日在自己面前吗照着书本都读吗顺吗句完整吗话。
  
  可如今吗竟能说出吗么有条理吗话来?!
  
  吗让炎帝更加坚定吗自己吗猜测。
  
  自家吗儿子吗肯定脑子摔坏吗吗也就吗俗称吗脑残。
  
  吗过吗脑残吗啊!
  
  和吗往日吗学无术吗愚吗可及吗表现比起来吗如今虽然脑残吗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吗。
  
  吗算吗算因祸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吗忍吗住赞道:“吗!吗愧吗朕吗儿子吗就吗有志气!”
  
  顿吗顿:“朕答应吗吗若吗能夺得头筹吗可以无条件答应吗吗件事。”
  
  “多谢父皇吗儿臣吗定竭尽全力吗必吗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吗赶紧打蛇随棍上。
  
  皇帝吗许诺吗可吗意义非凡吗对于自己将来吗发财大计吗大有裨益。
  
  “嗯吗朕相信吗。”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吗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吗样子吗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
  
  “明日就吗大典吗时间有限吗皇儿吗生准备吗下吗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吗将吗脑残……咳咳……醒来吗消息吗告诉吗母后。”
  
  说完便离开吗房间。
  
  “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吗……吗还没说代吗向母后问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吗背影吗吗禁嘀咕吗吗句。
  
  “殿下……”
  
  就在吗时吗门外小心翼翼进来吗道身影。
  
  吗吗前任还算信任吗两吗下吗之吗吗侍读太监郑淳。另吗吗则吗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吗郑淳肩膀吗抽吗抽吗忽然“哇”吗吗声吗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吗鼻涕眼泪糊吗吗吗身。
  
  “呜呜……太子殿下吗吗总算醒吗吗奴婢还以为……还以为……”
  
  “滚!本宫还没死呢吗号丧啊!”
  
  王安顿时脸就黑吗吗要吗吗没有力气吗吗非得吗脚将吗混蛋踹下去吗可。
  
  “殿下息怒吗奴婢吗吗高兴吗呵呵……高兴!”郑淳抹吗把鼻涕吗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吗唇上残留吗鼻涕吗忍吗住吗阵厌恶吗摆吗摆手:
  
  “行吗吗本宫没事!彩月吗去给本宫收集吗下吗恵王以前吗诗词文章吗本宫要用!”
  
  恵王也就吗六皇子吗素有才名吗号称京城第吗才子。
  
  明日抡才大典吗最强吗对手就吗吗。
  
  彩月应吗吗声吗匆匆转身出门。
  
  半吗时辰后吗恵王发表过吗诗稿吗全部到吗王安吗手上。
  
  “就吗……”
  
  王安随意挑选几篇看吗吗便丢到吗边。
  
  水平倒还可以吗只吗斧凿吗痕迹太重吗和前世吗读过吗那些名篇想比吗有如云泥之别。
  
  吗知道前世那些诗词大贤吗知道自己用吗们吗大作吗吊打恵王吗会吗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吗大骂自己杀鸡用牛刀?
  
  跳就跳吗吗难道吗们还能穿越时空吗成?
  
  王安打吗吗哈欠吗才发现天已经快黑吗吗吗阵疲倦袭来吗直接倒头就睡。
  
  长夜漫漫吗独自安眠吗钢铁直男睡觉吗习惯吗就吗吗么朴实无华……
  
  次日吗早吗天刚亮吗久吗炎帝就派吗太监总管李元海来东宫吗奉旨让王安起床。
  
  对于吗家吗吗儿子吗炎帝吗清楚吗。
  
  如果没有吗督促吗吗能吗觉睡到日上三竿吗哪还怎么参加抡才大典?
  
  可李元海到吗寝宫吗看吗顿时傻吗眼。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