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腊月

下载免费读
寒冬清晨,冷雾弥漫。
  江明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的院子,没错……是这里啊。
  但怎么有点不对劲?
  门前一片干净,没有杂草横生,也没有枯枝落叶……比他在家住时候还干净。
  就连之前他连夜跑路时,那扇不知被谁踢坏的木门,现在都被修好重新装了上去,摸了摸还挺结实,比以前强多了……
  “难不成被谁鸠占鹊巢了?”江明自言自语道,江大恶人的名声不行了吗?
  不过当他推开门走进院里,倒是跟最先想象的一样,干枯的荒草遍地都是,腐烂的枝叶堆了好几层。
  “看来是多虑了……”
  就在此时,一阵说话声在不远处响起。
  “爹,饭做好了。”
  “莫慌莫慌,等我把老王头家这把椅子修好……”
  江明扭头看去,他隔壁的另一个小院中,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年轻姑娘,长相有几分清秀,正在把饭菜端到屋檐下,递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
  那老头身体佝偻、双手满是茧子,一看就是干了一辈子苦累活,正在埋头倒腾一张破的不像样的木椅,瞥了一眼饭碗便继续倒腾……
  “嗯?这儿住人了?”江明挑了挑眉。
  江明从前身记忆里得知,这隔壁院子已经十几年没住过人了,破得不像样子,即使是新搬来镇上的也没人愿意收拾,还不如重新盖房子呢。
  此时,那姑娘也注意到了江明,连忙挥挥手道:“我们是新搬来的,我叫李清清,这是我爹爹……如果打扰到您还请见谅。”
  江明笑道:“我还要多谢你们帮我打扫门前、修缮院门呢。”
  另一侧的邻居是一個胖妇人,但可没这善心干这事,没往江明家里倒垃圾都算好的……
  “呀,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做的?”李清清惊讶道,随即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们搬来后打扫卫生,看到你家门口长草,刚好顺手就收拾了,不过院子里我没敢进,怕主人回来生气……”
  “还有那个门,是我爹修的,手艺好吧?”李清清说着说着,语气莫名骄傲起来。
  “简直太厉害了。”江明认真夸赞道,又客气了两句,最后送过去一些晒干的野山菌,表示感谢……
  屋里屋外都乱糟糟一片,江明索性懒得收拾,药篓一扔就出了门。
  镇子上,到处都是一片热闹景象,这个年……城里人有城里人的过法,镇上人就有镇上人的过法……
  一头猪分的细细碎碎,有人只要半斤、有人只拿猪皮、还有的买些肥油便心满意足……
  更多的是山中野菜,晒干的、腌制的……蒸蒸煮煮就又是好几个菜,至于炒……那得是买得起肥油的人才能做的……
寒冬清晨冷雾弥漫江明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的院子没错是这里啊但怎么有点不对劲门前一片干净没有杂草横生也没有枯枝落叶比他在家住时候还干净就连之前他连夜跑路时那扇不知被谁踢坏的木门现在都被修好重新装了上去摸了摸还挺结实比以前强多了难不成被谁鸠占鹊巢了江明自言自语道江大恶人的名声不行了吗不过当他推开门走进院里倒是跟最先想象的一样干枯的荒草遍地都是腐烂的枝叶堆了好几层看来是多虑了就在此时一阵说话声在不远处响起爹饭做好了莫慌莫慌等我把老王头家这把椅子修好江明扭头看去他隔壁的另一个小院中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年轻姑娘长相有几分清秀正在把饭菜端到屋檐下递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那老头身体佝偻双手满是茧子一看就是干了一辈子苦累活正在埋头倒腾一张破的不像样的木椅瞥了一眼饭碗便继续倒腾嗯这儿住人了江明挑了挑眉江明从前身记忆里得知这隔壁院子已经十几年没住过人了破得不像样子即使是新搬来镇上的也没人愿意收拾还不如重新盖房子呢此时那姑娘也注意到了江明连忙挥挥手道我们是新搬来的我叫李清清这是我爹爹如果打扰到您还请见谅江明笑道我还要多谢你们帮我打扫门前修缮院门呢另一侧的邻居是一個胖妇人但可没这善心干这事没往江明家里倒垃圾都算好的呀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做的李清清惊讶道随即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搬来后打扫卫生看到你家门口长草刚好顺手就收拾了不过院子里我没敢进怕主人回来生气还有那个门是我爹修的手艺好吧李清清说着说着语气莫名骄傲起来简直太厉害了江明认真夸赞道又客气了两句最后送过去一些晒干的野山菌表示感谢屋里屋外都乱糟糟一片江明索性懒得收拾药篓一扔就出了门镇子上到处都是一片热闹景象这个年城里人有城里人的过法镇上人就有镇上人的过法一头猪分的细细碎碎有人只要半斤有人只拿猪皮还有的买些肥油便心满意足更多的是山中野菜晒干的腌制的蒸蒸煮煮就又是好几个菜至于炒那得是买得起肥油的人才能做的谁家要是这时候能摆出几只风干的野兔山鸡那足以在左邻右舍中占据鄙视链的至高点毕竟说是靠山吃山但可不是谁都能在山里混下去的小酒馆一如既往不过似乎更破败了老周头看起来更老了现在甚至已经喝不了跑舌头只能喝一杯养身体的药酒再被孙女搀着回家寒冬清晨,冷雾弥漫。
  江明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的院子,没错……是这里啊。
  但怎么有点不对劲?
  门前一片干净,没有杂草横生,也没有枯枝落叶……比他在家住时候还干净。
  就连之前他连夜跑路时,那扇不知被谁踢坏的木门,现在都被修好重新装了上去,摸了摸还挺结实,比以前强多了……
  “难不成被谁鸠占鹊巢了?”江明自言自语道,江大恶人的名声不行了吗?
  不过当他推开门走进院里,倒是跟最先想象的一样,干枯的荒草遍地都是,腐烂的枝叶堆了好几层。
  “看来是多虑了……”
  就在此时,一阵说话声在不远处响起。
  “爹,饭做好了。”
  “莫慌莫慌,等我把老王头家这把椅子修好……”
  江明扭头看去,他隔壁的另一个小院中,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年轻姑娘,长相有几分清秀,正在把饭菜端到屋檐下,递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
  那老头身体佝偻、双手满是茧子,一看就是干了一辈子苦累活,正在埋头倒腾一张破的不像样的木椅,瞥了一眼饭碗便继续倒腾……
  “嗯?这儿住人了?”江明挑了挑眉。
  江明从前身记忆里得知,这隔壁院子已经十几年没住过人了,破得不像样子,即使是新搬来镇上的也没人愿意收拾,还不如重新盖房子呢。
  此时,那姑娘也注意到了江明,连忙挥挥手道:“我们是新搬来的,我叫李清清,这是我爹爹……如果打扰到您还请见谅。”
  江明笑道:“我还要多谢你们帮我打扫门前、修缮院门呢。”
  另一侧的邻居是一個胖妇人,但可没这善心干这事,没往江明家里倒垃圾都算好的……
  “呀,你怎么知道是我们做的?”李清清惊讶道,随即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们搬来后打扫卫生,看到你家门口长草,刚好顺手就收拾了,不过院子里我没敢进,怕主人回来生气……”
  “还有那个门,是我爹修的,手艺好吧?”李清清说着说着,语气莫名骄傲起来。
  “简直太厉害了。”江明认真夸赞道,又客气了两句,最后送过去一些晒干的野山菌,表示感谢……
  屋里屋外都乱糟糟一片,江明索性懒得收拾,药篓一扔就出了门。
  镇子上,到处都是一片热闹景象,这个年……城里人有城里人的过法,镇上人就有镇上人的过法……
  一头猪分的细细碎碎,有人只要半斤、有人只拿猪皮、还有的买些肥油便心满意足……
  更多的是山中野菜,晒干的、腌制的……蒸蒸煮煮就又是好几个菜,至于炒……那得是买得起肥油的人才能做的……
  谁家要是这时候能摆出几只风干的野兔、山鸡,那足以在左邻右舍中占据鄙视链的至高点……
  毕竟说是靠山吃山,但可不是谁都能在山里混下去的……
  ……
  小酒馆,一如既往,不过似乎更破败了。
  老周头看起来更老了,现在甚至已经喝不了“跑舌头”,只能喝一杯养身体的药酒,再被孙女搀着回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