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与佛无缘,一心求武

下载免费读
河岸上,几个和尚满脸涨红,被阿飞这一通嘴炮乱拳打的差点背过气去。
  “歪理……都是歪理!”胖和尚怒不可遏地指着阿飞:“佛说,因果循环,善恶有报,你们会遭报应的。”
  “歪理正理,能活下去的就是真理!”
  江明绳子上串了十几条鱼,便不再继续捞,扛着鱼一步步走上岸,拧了拧湿漉漉的衣裳,笑着看向胖和尚:
河岸上几个和尚满脸涨红被阿飞这一通嘴炮乱拳打的差点背过气去歪理都是歪理胖和尚怒不可遏地指着阿飞佛说因果循环善恶有报你们会遭报应的歪理正理能活下去的就是真理江明绳子上串了十几条鱼便不再继续捞扛着鱼一步步走上岸拧了拧湿漉漉的衣裳笑着看向胖和尚百姓疾苦你不曾像佛祖那样割肉喂鹰便不要拿佛法来标榜自己教育百姓借佛法耍威风这种行为与狐假虎威又有何异江明淡淡道指了指上游岸边另外主子都跑了就别在这儿乱吠了胖和尚顺着江明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些马车已经开始掉头离开一只纤纤素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王大小姐向这边的捕鱼现场瞥了一眼便又放下车帘驾马夫一甩马鞭马车扬长而去你你这口无遮拦的恶贼永远与佛无缘胖和尚顿时慌了神带着一帮手下边骂边往回跑追着马车离去嘿这老贼秃满身肥肉跑的倒是快没让我再过过嘴瘾阿飞也背着沉甸甸的鱼篓上岸有些意犹未尽的骂道还与佛无缘那些官爷贵人们怎么一个个都那么跟佛有缘呢老姜头叉着腰爬上了岸黑着脸递给江明一条鱼叹道你们俩还是太年轻跟那些秃驴争個啥劲他们能把死的都说成活的还死记仇以后见了离远点别再沾上江明笑呵呵的把鱼推回去记在账上算三顿酒钱小兔崽子老姜头差点蹦起来搁这儿反复薅他羊毛呢江明嘿嘿一笑不吭声老姜头又把鱼扔给阿飞他不要你就拿着吧当份子钱回去腌起来到时候也是长脸的硬菜谢谢姜爷阿飞欣喜接过这是我的江明也扔过去一条这阿飞年纪不大却是已经讨到了媳妇儿只等挑个好日子办个酒席这就是底层百姓的生活生存繁衍消亡到了镇子上江明买了些粗盐回到家里把一大半的鱼宰杀洗净腌在了瓦罐里剩了几条养在水缸中再挑出两条最大的准备带给老周头老周头年龄比老姜头还大早年练武伤身如今连下水抓鱼都不行了愿意教江明练武也是为了给子孙留点银财傍晚江明又找了个桶往桶底撒了些盐和香料舀了半桶清水拎着出了门这季节正是吃知了猴的时候不过镇子上的人即使去抓大半也都卖给了城里的官老爷自己往往是舍不得吃的次日清晨天朗气清江明先去酒馆沽了两斤酒然后回家提了两条肥鱼和一桶知了猴揣着银子前往老周头家伱这也太隆重了老周头接过江明提的酒肉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他知道江明不是恶人但也知道绝非池中之物看着平时和和气气的但心底里怕是没把平安镇里的谁真正当回事河岸上,几个和尚满脸涨红,被阿飞这一通嘴炮乱拳打的差点背过气去。
  “歪理……都是歪理!”胖和尚怒不可遏地指着阿飞:“佛说,因果循环,善恶有报,你们会遭报应的。”
  “歪理正理,能活下去的就是真理!”
  江明绳子上串了十几条鱼,便不再继续捞,扛着鱼一步步走上岸,拧了拧湿漉漉的衣裳,笑着看向胖和尚:
  “百姓疾苦,你不曾像佛祖那样割肉喂鹰,便不要拿佛法来标榜自己,教育百姓。”
  “借佛法耍威风,这种行为,与狐假虎威又有何异?”江明淡淡道,指了指上游岸边:“另外,主子都跑了,就别在这儿乱吠了……”
  胖和尚顺着江明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那些马车已经开始掉头离开。
  一只纤纤素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王大小姐向这边的捕鱼现场瞥了一眼,便又放下车帘。
  “驾!”马夫一甩马鞭,马车扬长而去。
  “你、你这口无遮拦的恶贼,永远与佛无缘!”胖和尚顿时慌了神,带着一帮手下边骂边往回跑,追着马车离去……
  “嘿,这老贼秃满身肥肉,跑的倒是快,没让我再过过嘴瘾!”阿飞也背着沉甸甸的鱼篓上岸,有些意犹未尽的骂道:“还与佛无缘?那些官爷贵人们,怎么一个个都那么跟佛有缘呢……”
  老姜头叉着腰爬上了岸,黑着脸递给江明一条鱼,叹道:“你们俩还是太年轻,跟那些秃驴争個啥劲,他们能把死的都说成活的,还死记仇,以后见了离远点,别再沾上!”
  江明笑呵呵的把鱼推回去:“记在账上,算三顿酒钱。”
  “小兔崽子!”老姜头差点蹦起来,搁这儿反复薅他羊毛呢。
  江明嘿嘿一笑不吭声。
  老姜头又把鱼扔给阿飞:“他不要你就拿着吧,当份子钱,回去腌起来,到时候也是长脸的硬菜。”
  “谢谢姜爷!”阿飞欣喜接过。
  “这是我的。”江明也扔过去一条。
  这阿飞年纪不大,却是已经讨到了媳妇儿,只等挑个好日子办个酒席。
  这就是底层百姓的生活,生存、繁衍、消亡……
  到了镇子上,江明买了些粗盐,回到家里把一大半的鱼宰杀洗净,腌在了瓦罐里,剩了几条养在水缸中,再挑出两条最大的,准备带给老周头。
  老周头年龄比老姜头还大,早年练武伤身,如今连下水抓鱼都不行了,愿意教江明练武,也是为了给子孙留点银财。
  傍晚,江明又找了个桶,往桶底撒了些盐和香料,舀了半桶清水,拎着出了门。
  这季节,正是吃知了猴的时候,不过镇子上的人即使去抓,大半也都卖给了城里的官老爷,自己往往是舍不得吃的……
  次日清晨,天朗气清。
  江明先去酒馆沽了两斤酒,然后回家提了两条肥鱼和一桶知了猴,揣着银子前往老周头家……
  “伱这……也太隆重了。”
  老周头接过江明提的酒肉,有些受宠若惊。
  虽然他知道江明不是恶人,但也知道绝非池中之物,看着平时和和气气的,但心底里怕是没把平安镇里的谁真正当回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