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要当恶人

下载免费读
狭窄的泥路上,江明随意地站在原地,丝毫不慌,淡笑道:
  “郭黑子,一点银钱而已,都是身外之物,我可以给你们,犯不着见血。”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在几人眼前晃了晃。
  郭黑子眼睛一亮,他身旁那个混混儿更是不屑大笑:
  “早跟你们说了,这个江明是个怂包,给我按住他,把银钱全搜出来!”
  江明身后,本来畏首畏尾的几個穷小子,一看到铜钱,再见到江明如此懦弱,顿时恶向胆边生,眼中冒绿光,朝着江明便冲了过来。
  一个看着不起眼的干瘦少年,更是直接从袖子里摸出根木棍,向着江明的脑袋砸去。
  然而想象中,江明头破血流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江明身体一偏,左手轻飘飘的探出,后发先至的捏住干瘦少年的手腕,使其丝毫动弹不得。
  “啊……松手!”
  少年惨叫,整张脸都扭曲无比,他感觉仿佛被猛虎擒住,骨头都要被捏碎了,拼尽了全力也无法挣脱。
狭窄的泥路上,江明随意地站在原地,丝毫不慌,淡笑道:
  “郭黑子,一点银钱而已,都是身外之物,我可以给你们,犯不着见血。”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在几人眼前晃了晃。
  郭黑子眼睛一亮,他身旁那个混混儿更是不屑大笑:
  “早跟你们说了,这个江明是个怂包,给我按住他,把银钱全搜出来!”
  江明身后,本来畏首畏尾的几個穷小子,一看到铜钱,再见到江明如此懦弱,顿时恶向胆边生,眼中冒绿光,朝着江明便冲了过来。
  一个看着不起眼的干瘦少年,更是直接从袖子里摸出根木棍,向着江明的脑袋砸去。
  然而想象中,江明头破血流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江明身体一偏,左手轻飘飘的探出,后发先至的捏住干瘦少年的手腕,使其丝毫动弹不得。
  “啊……松手!”
  少年惨叫,整张脸都扭曲无比,他感觉仿佛被猛虎擒住,骨头都要被捏碎了,拼尽了全力也无法挣脱。
  木棍从其手中跌落,江明右手顺势握住,然后手臂一抡,干脆利落的敲在干瘦少年的小腿上。
  咔嚓~
  只听一道清脆声响,干瘦少年的小腿瞬间扭曲,惨叫声更是堪比杀猪。
  “说了犯不着见血,何必呢……”
  “十个铜钱,记好了。”江明淡淡道,随手一扔,干瘦少年顿时飞出好几米,砸进一旁的泥田里,凄惨呻吟。
  其余几个穷小子,则在少年第一声惨叫发出时,就被吓得连连后退,此时更是浑身冰凉、惊骇不已。
  他们平时不过是干点偷鸡摸狗的事罢了,何时见过如此狠辣的家伙,一言不合就直接敲断腿。
  在他们的印象中,这是疤爷和官老爷那个级别的人,才有资格做的事……
  郭黑子更是惊怒无比,恶狠狠地指着江明,厉声道:“你知道我和疤爷什么关系吗,敢在疤爷的地盘伤人,不怕被疤爷剁了你的手吗?”
  “你,二十铜钱!”江明的回应,是用木棍指了指郭黑子的脑袋。
  “你马的,找死!”郭黑子彻底暴怒,招呼身旁的混混儿一起上。
  “剁了他!”
  两人提着柴刀齐冲而上,朝着江明便是捅来。
  然而在江明的眼中,这两人的动作跟野鸡乱啄,也没什么区别。
  这一个多月来,江明持之以恒的练拳,力量、速度甚至反应能力,都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
  即使他练的是普通的强身拳法,但对付几个村镇混混儿,却也绰绰有余了。
  顷刻间,棍影飞掠如雨,噼里啪啦的砸在郭黑子两人身上。
  “啊……”
  “嗷……”
  两道惨叫声,伴随着清脆悦耳的骨折声,在这田间地头响了起来。
  “就是伱刚才想按住我是吧,勇气可嘉,二十五铜钱!”
  江明点了点那个混混儿,顺便朝着脑袋敲了几下,打的他鼻青脸肿,涕泪横流。
  “你们几个也过来……”江明招呼道。
  又是一顿噼里啪啦,泥田里又多出几个惨叫连连的熊猫头。
  “你、你这是在找死,疤爷不会饶了你的!”郭黑子还在凄厉嚎叫:“你死定了……”
狭窄泥路上江明随意地站在原地丝毫慌淡笑道:
  “郭黑子点银钱而已都身外之物可以给们犯着见血。”
  说着从怀里掏出串铜钱在几眼前晃晃。
  郭黑子眼睛亮身旁那混混儿更屑大笑:
  “早跟们说江明怂包给按住把银钱全搜出来!”
  江明身后本来畏首畏尾几個穷小子看到铜钱再见到江明如此懦弱顿时恶向胆边生眼中冒绿光朝着江明便冲过来。
  看着起眼干瘦少年更直接从袖子里摸出根木棍向着江明脑袋砸去。
  然而想象中江明头破血流情况并没有出现。
  江明身体偏左手轻飘飘探出后发先至捏住干瘦少年手腕使其丝毫动弹得。
  “啊……松手!”
  少年惨叫整张脸都扭曲无比感觉仿佛被猛虎擒住骨头都要被捏碎拼尽全力也无法挣脱。
  木棍从其手中跌落江明右手顺势握住然后手臂抡干脆利落敲在干瘦少年小腿上。
  咔嚓~
  只听道清脆声响干瘦少年小腿瞬间扭曲惨叫声更堪比杀猪。
  “说犯着见血何必呢……”
  “十铜钱记。”江明淡淡道随手扔干瘦少年顿时飞出几米砸进旁泥田里凄惨呻吟。
  其余几穷小子则在少年第声惨叫发出时就被吓得连连后退此时更浑身冰凉、惊骇已。
  们平时过干点偷鸡摸狗事罢何时见过如此狠辣家伙言合就直接敲断腿。
  在们印象中疤爷和官老爷那级别才有资格做事……
  郭黑子更惊怒无比恶狠狠地指着江明厉声道:“知道和疤爷什么关系敢在疤爷地盘伤怕被疤爷剁手?”
  “二十铜钱!”江明回应用木棍指指郭黑子脑袋。
  “马找死!”郭黑子彻底暴怒招呼身旁混混儿起上。
  “剁!”
  两提着柴刀齐冲而上朝着江明便捅来。
  然而在江明眼中两动作跟野鸡乱啄也没什么区别。
  多月来江明持之以恒练拳力量、速度甚至反应能力都已经超越普通极限。
  即使练普通强身拳法但对付几村镇混混儿却也绰绰有余。
  顷刻间棍影飞掠如雨噼里啪啦砸在郭黑子两身上。
  “啊……”
  “嗷……”
  两道惨叫声伴随着清脆悦耳骨折声在田间地头响起来。
  “就伱刚才想按住勇气可嘉二十五铜钱!”
  江明点点那混混儿顺便朝着脑袋敲几下打鼻青脸肿涕泪横流。
  “们几也过来……”江明招呼道。
  又顿噼里啪啦泥田里又多出几惨叫连连熊猫头。
  “、在找死疤爷会饶!”郭黑子还在凄厉嚎叫:“死定……”
狭窄的泥路上,江明随意地站在原地,丝毫不慌,淡笑道:
  “郭黑子,一点银钱而已,都是身外之物,我可以给你们,犯不着见血。”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在几人眼前晃了晃。
  郭黑子眼睛一亮,他身旁那个混混儿更是不屑大笑:
  “早跟你们说了,这个江明是个怂包,给我按住他,把银钱全搜出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