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6章 冲动的人

下载免费读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尘不由的就是问了一句现在泪水都还没有干的吉大师。版,權聲明.:本文,.爲.番茄,.小,.说独,家籤,.约.小,.說.,,请,.下,.载,.番.茄,.小说,.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读,.無广,.告。,.内,容,.實.時更.新,无.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Ag7U
  
  可是吉大师根本就是没有开口,显然这个时候心情根本不可能一下就是平复了下来。
  
  “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不是时候,但是我又不得不说。毕竟我答应过凶大师要好好照看你。显然吉大师你肯定知道这事情的内幕。”陆尘隐约的从凶大师交代的事情中可以看出来,这吉大师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吉大师依旧是不言语,抿着嘴唇,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老小孩,控制着红润的眼眶之中再次留下泪水来。
  
  陆尘看着吉大师那隐忍的样子,更加是有些尴尬。在这个时间点却是讨论起这件事情来,不过陆尘确实是不能就这样子轻松的结束这次的谈话。凶大师先前可是交代了着吉大师就是个老小孩,做事情比较冲动。显然因为这一点,凶大师才是要让自己看着吉大师,免得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吉大师,你肯定知道这凶大师是被什么人打伤的。你不告诉我也可以,但是请你为死去的凶大师想想,也是为云梦庭想想。说的难听一点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陆尘抓住了吉大师的肩膀,就是晃了晃,用大人劝道小孩的方法就是跟吉大师说了一句。
  
  显然对方都能够将这个凶大师打伤,导致他不治身亡,那么吉大师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要是他真的要为这个凶大师报仇的话。那结果显然是显而易见,很有可能也会把自己的老命给搭进去。自然承诺要看管好这个吉大师,陆尘显然是要尽力做到的。再说吉大师也算是自己的朋友,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看着自己的朋友跳进火坑之中的。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尘不由的就是问了一句现在泪水都还没有干的吉大师。版,權聲明.:本文,.爲.番茄,.小,.说独,家籤,.约.小,.說.,,请,.下,.载,.番.茄,.小说,.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读,.無广,.告。,.内,容,.實.時更.新,无.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Ag7U
  
  可是吉大师根本就是没有开口,显然这个时候心情根本不可能一下就是平复了下来。
  
  “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不是时候,但是我又不得不说。毕竟我答应过凶大师要好好照看你。显然吉大师你肯定知道这事情的内幕。”陆尘隐约的从凶大师交代的事情中可以看出来,这吉大师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吉大师依旧是不言语,抿着嘴唇,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老小孩,控制着红润的眼眶之中再次留下泪水来。
  
  陆尘看着吉大师那隐忍的样子,更加是有些尴尬。在这个时间点却是讨论起这件事情来,不过陆尘确实是不能就这样子轻松的结束这次的谈话。凶大师先前可是交代了着吉大师就是个老小孩,做事情比较冲动。显然因为这一点,凶大师才是要让自己看着吉大师,免得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吉大师,你肯定知道这凶大师是被什么人打伤的。你不告诉我也可以,但是请你为死去的凶大师想想,也是为云梦庭想想。说的难听一点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陆尘抓住了吉大师的肩膀,就是晃了晃,用大人劝道小孩的方法就是跟吉大师说了一句。
  
  显然对方都能够将这个凶大师打伤,导致他不治身亡,那么吉大师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要是他真的要为这个凶大师报仇的话。那结果显然是显而易见,很有可能也会把自己的老命给搭进去。自然承诺要看管好这个吉大师,陆尘显然是要尽力做到的。再说吉大师也算是自己的朋友,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看着自己的朋友跳进火坑之中的。
  
  “你们再说什么事情,是不是这凶大师的死,并不是因为他身上的老毛病?”云梦庭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之后,发现这边陆尘和吉大师都是没了踪影。这才是走出茅庐刚好是隐约的听到了陆尘劝吉大师的话。
  
  “没有,我们是在讨论该怎么安葬凶大师。”陆尘连忙就是摆手。显然是不想让这个云梦庭知道真相,他不确定云梦庭知道事情真相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吉大师真的是这样吗?”云梦庭疑惑的就是将问题抛给了一边还没有平静下来的吉大师身上。显然觉得事情根本不是陆尘说的那样。
  
  吉大师倒是一句都没有说,伸出双手来摸索着就是走回到了草庐之中。一下就是坐倒在了凶大师的身边,摸着凶大师的胳膊,又是止不住的老泪纵横。显然没想到凶大师就这么离开了自己。
  
  “我刚才听你说这凶大师是被人打伤的,根本不是他身上的老毛病病发?”云梦庭刚才还在惊讶于这凶大师身上的老毛病怎么可能一下就是要了凶大师的命。这边一想,这根本就是解释不通,何况现在陆尘居然是说出这么一种可能,想来陆尘也是不会这么不分轻重就是开始这么胡乱猜疑。一定是有了什么证据才是会这么说的。
  
  “你都听到了?”陆尘脸色有些尴尬,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和吉大师的对话落到了云梦庭的耳中。
  
  云梦庭倒是没有听全两个人的对话,只不过隐约的听见似乎这凶大师的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边为了套出陆尘的话来,只能是点了点头确定自己听见了两个人的对话。
  
  “好吧,既然你都听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反正你迟早都是要知道这件事情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陆尘先给云梦庭打了预防针。
  
  “你看我像是一个冲动的人吗?”
  
  “事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想应该是有人打伤了这个凶大师,而且是内伤。凶大师才会就这么死了的。”陆尘犹豫了一番,还是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这个云梦庭。
  
  “你有什么证据吗?”云梦庭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果然这件事情不是想象之中的这么简单。
  
  “暂时还没有。我是因为听凶大师给我最后的交代才的出来的结论。而从吉大师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至于是不是确有其事只能是问吉大师了。”陆尘看了看坐在凶大师身边的吉大师,显然解开所有的谜团必须由这个吉大师出马。
  
  “凶大师给你最后的交代,他最后跟你说了什么?”这个时候倒是没有想到凶大师临死之前居然是给陆尘托付了一些东西,不由的就是让云梦庭产生了好奇心。不知道凶大师对着陆尘到底是交代了什么,却是没有选择跟吉大师或者是自己交代,反而是让这个刚认识不久的陆尘作为最后的一个倾听者。版,權聲明.:本文,.爲.番茄,.小,.说独,家籤,.约.小,.說.,,请,.下,.载,.番.茄,.小说,.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读,.無广,.告。,.内,容,.實.時更.新,无.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Ag7U
“事情到底怎么回事?”陆尘由就问句现在泪水都还没有干吉大师。版權聲明.:本文.爲.番茄.小.说独家籤.约.小.說.请.下.载.番.茄.小说.A.PP.们提.供.免.费閱读.無广.告。.内容.實.時更.新无.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Ag7U
  
  可吉大师根本就没有开口显然时候心情根本可能下就平复下来。
  
  “知道现在跟说些时候但又得说。毕竟答应过凶大师要照看。显然吉大师肯定知道事情内幕。”陆尘隐约从凶大师交代事情中可以看出来吉大师肯定知道件事情。
  
  吉大师依旧言语抿着嘴唇就像受委屈老小孩控制着红润眼眶之中再次留下泪水来。
  
  陆尘看着吉大师那隐忍样子更加有些尴尬。在时间点却讨论起件事情来过陆尘确实能就样子轻松结束次谈话。凶大师先前可交代着吉大师就老小孩做事情比较冲动。显然因为点凶大师才要让自己看着吉大师免得做出什么出格事情来。
  
  “吉大师肯定知道凶大师被什么打伤。告诉也可以但请为死去凶大师想想也为云梦庭想想。说难听点就要看看自己实力千万要做出什么伤害自己事情来。”陆尘抓住吉大师肩膀就晃晃用大劝道小孩方法就跟吉大师说句。
  
  显然对方都能够将凶大师打伤导致治身亡那么吉大师也可能对方对手。要真要为凶大师报仇话。那结果显然显而易见很有可能也会把自己老命给搭进去。自然承诺要看管吉大师陆尘显然要尽力做到。再说吉大师也算自己朋友无论如何也能看着自己朋友跳进火坑之中。
  
  “们再说什么事情凶大师死并因为身上老毛病?”云梦庭收拾下自己心情之后发现边陆尘和吉大师都没踪影。才走出茅庐刚隐约听到陆尘劝吉大师话。
  
  “没有们在讨论该怎么安葬凶大师。”陆尘连忙就摆手。显然想让云梦庭知道真相确定云梦庭知道事情真相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吉大师真样?”云梦庭疑惑就将问题抛给边还没有平静下来吉大师身上。显然觉得事情根本陆尘说那样。
  
  吉大师倒句都没有说伸出双手来摸索着就走回到草庐之中。下就坐倒在凶大师身边摸着凶大师胳膊又止住老泪纵横。显然没想到凶大师就么离开自己。
  
  “刚才听说凶大师被打伤根本身上老毛病病发?”云梦庭刚才还在惊讶于凶大师身上老毛病怎么可能下就要凶大师命。边想根本就解释通何况现在陆尘居然说出么种可能想来陆尘也会么分轻重就开始么胡乱猜疑。定有什么证据才会么说。
  
  “都听到?”陆尘脸色有些尴尬倒没有想到自己和吉大师对话落到云梦庭耳中。
  
  云梦庭倒没有听全两对话只过隐约听见似乎凶大师死并件简单事情。边为套出陆尘话来只能点点头确定自己听见两对话。
  
  “既然都听到也就瞒。反正迟早都要知道件事情。过要答应要做出什么冲动事情来。”陆尘先给云梦庭打预防针。
  
  “看像冲动?”
  
  “事情如果没有猜错话想应该有打伤凶大师而且内伤。凶大师才会就么死。”陆尘犹豫番还将自己猜测告诉云梦庭。
  
  “有什么证据?”云梦庭微微皱起眉头果然件事情想象之中么简单。
  
  “暂时还没有。因为听凶大师给最后交代才出来结论。而从吉大师反应也证实点。至于确有其事只能问吉大师。”陆尘看看坐在凶大师身边吉大师显然解开所有谜团必须由吉大师出马。
  
  “凶大师给最后交代最后跟说什么?”时候倒没有想到凶大师临死之前居然给陆尘托付些东西由就让云梦庭产生奇心。知道凶大师对着陆尘到底交代什么却没有选择跟吉大师或者自己交代反而让刚认识久陆尘作为最后倾听者。版權聲明.:本文.爲.番茄.小.说独家籤.约.小.說.请.下.载.番.茄.小说.A.PP.们提.供.免.费閱读.無广.告。.内容.實.時更.新无.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Ag7U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尘不由的就是问了一句现在泪水都还没有干的吉大师。版,權聲明.:本文,.爲.番茄,.小,.说独,家籤,.约.小,.說.,,请,.下,.载,.番.茄,.小说,.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读,.無广,.告。,.内,容,.實.時更.新,无.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Ag7U
  
  可是吉大师根本就是没有开口,显然这个时候心情根本不可能一下就是平复了下来。
  
  “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不是时候,但是我又不得不说。毕竟我答应过凶大师要好好照看你。显然吉大师你肯定知道这事情的内幕。”陆尘隐约的从凶大师交代的事情中可以看出来,这吉大师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吉大师依旧是不言语,抿着嘴唇,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老小孩,控制着红润的眼眶之中再次留下泪水来。
  
  陆尘看着吉大师那隐忍的样子,更加是有些尴尬。在这个时间点却是讨论起这件事情来,不过陆尘确实是不能就这样子轻松的结束这次的谈话。凶大师先前可是交代了着吉大师就是个老小孩,做事情比较冲动。显然因为这一点,凶大师才是要让自己看着吉大师,免得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吉大师,你肯定知道这凶大师是被什么人打伤的。你不告诉我也可以,但是请你为死去的凶大师想想,也是为云梦庭想想。说的难听一点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陆尘抓住了吉大师的肩膀,就是晃了晃,用大人劝道小孩的方法就是跟吉大师说了一句。
  
  显然对方都能够将这个凶大师打伤,导致他不治身亡,那么吉大师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要是他真的要为这个凶大师报仇的话。那结果显然是显而易见,很有可能也会把自己的老命给搭进去。自然承诺要看管好这个吉大师,陆尘显然是要尽力做到的。再说吉大师也算是自己的朋友,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看着自己的朋友跳进火坑之中的。
  
  “你们再说什么事情,是不是这凶大师的死,并不是因为他身上的老毛病?”云梦庭收拾了下自己的心情之后,发现这边陆尘和吉大师都是没了踪影。这才是走出茅庐刚好是隐约的听到了陆尘劝吉大师的话。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